聚疊遊戲-在工場走後門看天空

Wong Fuk Kuen 波子機
WCH assemblage #3

 

據點。句點 成立了快半年,玩了三次聚疊遊戲,以現成物作為材料去堆砌一個「展覽」,中途總結一下現在的一些浮面的潛在規則

0。身處展場,或用你的方法去存在於此
1。只能用你能在時限內得到的材料,可以是撿拾的,可以是自己帶來的,總之不要浪費金錢
2。接受同場發生的任何事,並善用它,改變它,也必需接受展出期間的任何後期聚疊

我在第二次聚疊時寫下的:「這看似沒什麼名目的創作,對我來說,抽象無比,直至一兩小時愚蠢至極地搬運,才明白遊戲規則是這麼坦誠得沒有說謊的空間。也令我暫時堅信這是個令「據點。句點」藝術家們能互相學習的容器。」

在今次短短六小時的過程,觀察到不少做創作的人的一些超純粹慾望,如黃福權只想成為一個真正的彈珠人,卓詠嵐只想拆開一件以往手執的工具,葉啟俊只想試玩一次這個遊戲,以上只是我身處其中的觀察。看著他們用著狗屎垃圾般的材料去堆砌一個短暫的樂園,真的有種現代機械人去鑽木取火的感覺。佈展完成後竟然出現了討論環節去檢視整個過程和下兩個星期的事情,那令大家了解到自己跟其他人的不同之處,由想法到行動,也許在過程中會專注自己手上的事而無視了一些其他事。完成後一起看看自己做的東西,倒挑到了不少癢處來搔。這次經驗我還是很難忘的,因為好久沒看過如此認真的玩要。

我把自己的岡位命名為「藝工程師」,沒有什麼的大道理大想法大工作要處理,倒是掃地打雜搬搬抬抬煮飯洗碗倒垃圾的工作為主,卻出奇地,我再次感到自己是個不錯的齒輪,起碼我現在短頭髮,忻慧妍不覺得我太兇惡,而她半個月後也要當起一個不知怎麼當的膠水。她也是一個超厲害的觀察者,我想她應該福權那蠻難捉摸的魅力上取到經。

對的,又是展覽突然開幕了

 

然後,今天在地下被當作品的一塊粉組色發泡膠,沒有一個人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的一個材料,咖啡師偉哥一看就知道本來是什麼,原來是用作鋪天台的地台前要先鋪的一層東西,用作隔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