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rk side of the highly appreciated data compression algorithm

 

好想組團聽黑膠聽CD聽cassette

檢討過後繼續行

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

三點半出門從黃竹坑出門,心唸人海聚集銅鑼灣,預計香港仔隧道塞一個半個鐘很合理,五點半點都到達維園可以開始行。上了一架半滿的巴士,上層下層九成人都是穿白衣的,而我昨天則不小地把唯一一件最接近白色的黑色間條t shirt洗了。五分鐘後到達立德里,不愧為天下第一估你唔撚到之隧道也。封幾條路都不及平日3個交通燈同一大堆無人坐的巴士,交通癱瘓到底是怎麼鍊成啊,我睇唔透。

三點四十五分-八時四十五分:我在天樂里跟軒尼絲道交界一帶開始錄音,錄到了本年度最瘋狂的一場雨,邋有很多很多的腳步聲。未唸到用來做乜好。睇番一堆社運事件的video,好多時d聲音剪接或者擺放都是頗為令人毛管棟。一鳩踎用個熱淚盈眶孤星淚(即係『問誰未發聲』)托住個底,請放棄韓劇專用之情感胡椒,把面既想在嘈雜的環境指番一些句子出來,
另外蘭花系o係大公報門口d終極好聲音響 「[聲嘶力竭] 屌_老_臭__!」避無可避,其音響設備在該地段可謂見人殺人,只要唔係屌緊你,你o係附近都一定聽到(關於acoustic spectrum既佔領,遲d再寫),

約晚上九點
終於等到友人一起加入遊行隊伍,他們以比龜慢一點的速度。從維園來到鵝頸橋打小人位,然後11點到達遮打道。
當時民陣集會還未完結,心唸「好似好多人」 ,睇落好似成條街都係人,當時地鐵未收檔

一些也許可以抗爭得更好的意見

1.士氣問題
大台不停輪流換人發言,講解策略和行動原則係有必要的。二為定軍心,大台很努力的,少少建議,其實只要每人一句半句「我會跟大家一起撐到八點,共勉之」。瀟灑之餘溫柔的霸氣滿溢啊,然後就可以定一定神休息一下,再者,dead air 其實是好事來的,起碼焗住在場的每一位真係能夠唸自己仲係咪要坐o係度。過佐個關,留得底都有自己頗堅定的意志,而大會感召之責則可暫告,每人都是自己,沒有將車馬炮士象卒之分。最起碼、我肯L定,唔會係豬一樣的隊友啦(除非有便衣)。這關要過,只要大家知道dead air唔係壤事的話,
再者。其實我個人而言真係唔係好悶,況且台上也詞窮了,拜託別唱歌,就算唱都要小心揀歌。視乎情勢,張如成《友誼的光彩》也許不錯,只要夠冷靜,抗爭其實可以凝重而快樂啊。
真係會令人好dur 皮的。而且帶頭的人不要走音,如大家有唱生日歌的經驗會知道,帶頭唱的人用子喉腔調的話,你叫我地跟你好定係大你一百萬好。

清場期間,其實我的注視點是放在爬馬蹓架的黑背心踢拖哥哥仔。佢企既角度足以俯瞰遮打道街頭到街尾。如果佢爬到上去插旗振軍心,我唸警方嚇到標屎。

2. 花生的威力

在香港以花生為原始動力做事的人為數不少,筆者偶爾也是其中之一,此仍人之常情。花生威力絕對不容忽視。是次成功的背後,不可忘記一眾稱職的花生。
小弟坐在馬路中間等待八點起身回家之期間,當警察回完氣又來抬人,示威者則轉換姿勢躺下來,以後面人兄的飛毛腿作依靠。是好累的。有機會就要拉一拉肩頸筋骨,然後在旁圍觀的人這麼近那麼遠,既然一場來到就坐一會吧,反正地鐵都關閉了,你是在等的士嗎。那即是癱瘓不到中環啦。姿勢上你們的確是watch with folded arms,但真心希望實際上help us make alarm,而當晚幸得花生護城牆的短暫保護,不至被警察中出到陣型中間。o係個一刻,我先明白什麼東西決定你有否主場之利,那是決定於一眾旁觀而又百無禁忌的花生。

花生作為行動力極高的支援者,一面倒正評負評,你話無壓力搵鬼信。再者,「企o係行人路無犯法」。根本無人吹得你脹

最好大家真係拎包花生出來食,令到氣氛有咁怪得咁怪。假如下次警察舉黃旗要你走開,等佢講完個一下,全場人一齊「屌!講呢d」。

活用花生殼,可以是最困擾的武器,

 

望住個天,我不禁倒抽一口還沒有刷牙的氣,在左邊的巴打一直在打深入虎穴戰線匯報,

 

3.放下針對前線警察的二元對立面,認清終極敵人

當天不時有一些於警察的指責,但都是很mild的,氣憤的妹妹還噪少一陣,別把警察平日查你身份證的怨氣就發洩在根本唔再需要行必既白衫。平日積落的怨氣,你就留待下次在街上被查身分證時聲稱自己是

我都是玩RPG長大的,

運動成功之一取決姿態,就算全軍覆未

面對(就當係)鐵面無私的警察,最好的方法就係當佢透明,聽唔到見唔到,
較印象深刻的一句是「你地當初係為佐乜而做警察」,此句一出,難掩

不應憐憫警察方,也不必

 

4.被捕的心情

關於過底紙,fuji instax車頭相、直式算術數人頭其實得啖笑,不安就梗。我是自由身工作者(其實有很多朋友都是因為要番工先至朝早六點走的…) ,並非大富大貴,唔食飯都要交租搭車,有無案底對我工作來講唔係太緊要,反正社會既stereotype你估唔到,連o係world of warcraft做公會事務都可以寫入CV而且脫穎而出,我寧願相信不同看待事情的角度。最令我擔心的是如何向家人交代。家母是典型牛頭角順嫂,讀書不多,於是設法令下一代讀很多書,多次嘗試解釋一些cctvb以外才看到的事實,仍無動於衷,意志之頑固非一日之寒所至。如果一天之內可將冰山劈開,我今時今日就去做傳救士啦。

另外更加無唸過成為好似就來被立陴既烈士。拜託外間請不必如此厚愛,應該強調的是大家都只是市民,不是復仇者聯盟。是次同行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你要知道唔係個個老豆老母都可以接受個仔無啦啦咁樣比人的番差館的。我就選擇了講大話而令自己好過一點。

 

講到尾,患難見真情/真章,有排捱,共勉之

 

btw翌日

新聞一:雖然七一歷經51萬人上街及預演佔中,但港股今日仍創今年以來新高,收市報23549,勁升358點。

新聞二:紅隧塞車

提議 7月1日佔領金紫荊廣場,事前大家都是左手揮五星右手揮紫荊的群眾

 

– – – – – –

DIY phonograph

Super noisy brushed gear motor with small abandon tank reverb (for the motor sound)
Controllable spinning speed from 0RPM to 50RPM on a fake moog knob
power supply: 5V-12V (the higher voltage the higher MAX speed)
Spin direction toggle. (clockwise or anti-clockwise )

best for fun, pretending DJ, and ruin your vinyl record.

100% handmade. Advanced custom design / color is welcome
plus 200g paper cone acoustic stylus
Big sale Chinese New Year price $688 only,. 2014 should have item。

school time was good, though a bit peaceful and boring

P.K. 14 1984

one of my top band in the list.

http://site.douban.com/pk14/

Pocket 2: say, Listen

Title 書名 | say, Listen 聽者言
Series title 書系|Pocket 2
Contributing writers 作者|Doris Lau Parry 劉群章, Edwin Lo 羅潤庭, Law Yukmui 羅玉梅, Steve Hui 許敖山, Wong Chun Kok 黃津珏, Anthony Yeung 楊我華, Wong Chun Hoi 王鎮海, Susi Law 羅偉珊, Akio Suzuki 鈴木昭男, Yat Niu 一鳥, Loretta Ho 何嘉妍, Carmi Lam 林嘉敏, Vik Lai, Grace Choi 蔡翠茵, Carlo Fossati
Editor 編者|Yeung Yang 楊陽
Publisher 出版|soundpocket 聲音掏腰包
Language 語言|English 英文, Traditional Chinese 繁體中文

 

http://www.soundpocket.org.hk/

 

Bye the 50Hz rumble wobble

the first studio I’ve had. from 2011Oct.   a machine room on the upper floor of that flat.  filled by 50Hz dominated rumble bass by the computer-parts-making-machine.  24hours a day, 6.5days a week.

some sound in the studio:

http://www.thelibrarybysoundpocket.org.hk/listen/soundscape-of-studio-2/

放學

老和尚和小和尚想過河,忽然有位美女走來,說水太急,希望老和尚抱她過河。老和尚二話不說便抱她過去了。
小和尚看在眼裡,心覺不妥,卻不敢質問師父。
終於,他忍不住問:佛家講求戒色,即使非佛門中人,也知男女授授不親。師父為何要破戒,抱女人過河?
老和尚笑說:哈哈,我的徒兒啊。那女子,我都放下了,您為何還不放下呢?

 

 

玄過張懸…

和挪威森林回來的朋友

 

那是我幸運的能遇到的字
雖說不上是什麼重要的字
能迷到一回半回   小明燈矣

 


“好耐無試過“/“從來都未試過“  原來缺乏了倒久了。

除了(外型)像女人外

白+

— http://music.douban.com/subject/10864426/